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圆圆的博客

耶和华是我的牧者,我必不至缺乏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曾经发生的事(二)  

2007-12-04 12:03:45|  分类: 我的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曾记得有一天郭小香召集武装班的人在连部开会,他的神态极其严肃,如临大敌,空气不免显得有些紧张。

会的内容是有关于李腊根连长的问题,究竟是舍问题,我从头到尾都没有听明白,只晓得要我们监视李的行踪,便及时向他汇报。我是白天监视的。一开始是由二个人来执行这项任务,并且还要带上枪,后来可能要节省劳动力就改为一个人,而且也不要求带枪了,这下可好,肩膀上少了负担,轻松多了。

在以往的日子里,忙于田里的劳作没机会靠近连长,这下可以与他形影不离,刚开始真有点拘谨,后来慢慢地放松了些,感觉他是个爽快的人,总把我们当孩子看待,也与他聊天,说笑了。

他关照我:在有人的地方不要与他靠得太近,让郭看见,或郭的“眼睛”们看见会带来麻烦的,所以我就一直跟在他的后面,可他走的很快,步子又迈的大,有时我们之间的距离会拉得很开,只能小跑前去,那他就会放慢脚步,或者干脆停下来等我,如果在没人的场合,我们会找一个避风的地方晒太阳,这时他会骂:郭不是个东西。有时我们也会去旁边的赵围大队,那里的农民都会很热情,友好的打招呼,对我也不例外,感觉像是去做客的,很是有面子。我呢也开始悄悄地换上平时没机会穿的新衣服,感觉良好极了,巴不得这种日子越久越好。

有一天已是近黄昏了,我去食堂打热水,就一会儿的工夫李腊根不见了,我四面寻找不见踪影,天色已暗了下来,每一个房间都几乎点上了油灯,就是李的房间漆黑一团,李与郭的房间相差咫尺,郭的房间又坐满了一屋子的人,开班排长会议,“眼睛”们也几乎发现了这一现象,我更是急啊,虽是穿棉袄的季节,我已浑身急汗冒出,几圈兜了下来还是不见人影,无奈只能报告郭了。

“快!赶紧把门给我锁上。”一阵高过一阵的声音,像是一道命令,又像是在催促着我。我并非没听到这声音,只是在犹豫,在徘徊,当缓过神来后赶紧跑回寝室将自己箱子上的锁取了下来,紧接着去锁李的房门。

“郭小香,你有什么权利锁我的门,你给我出来.......”李腊根不知从那里冒了出来真是怒气冲天,顺手哪起一把铁锹砸了过去,“砰”的一声,锁被砸烂了。面对一屋子的人郭也不敢示弱大声叫喊着:“我没有锁你的门,是武装班的人锁的”。

我几乎要昏到,我清楚自己闯祸了,虽然感到委屈,但无从解释。

第二天还必须面对李连长,我的心泱泱不安,他面对我说:“小鬼昨晚给吓着了吧”我哪敢吱声啊,只能偷偷地去了营部的小卖部用自己活命的钱买了一把锁箱子的锁,自认倒霉了。

就从那时起我才真正认识了这位姓郭,名叫小香的人。

三十余年过去了,回忆这段经历总忘不了,并非要记住它,只是心里有一种感恩,在这段经历的背后着实为自己以后的人生道路中带来了不少的益处。

骄傲在败坏之先;

狂心在跌倒之前;

尊荣以前,必有谦卑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4)| 评论(1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