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圆圆的博客

耶和华是我的牧者,我必不至缺乏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科学家与基督教的情缘 -- 史托克25  

2011-12-23 19:26:02|  分类: 科学家与基督教的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科学家与基督教的情缘 -- 史托克25 - 圆圆 - 圆圆的博客

 

 

 史托克:英国科学家(1819—1903年),时光列车/数学大师。

    “圣经上所说的救赎像是一把钥匙,开了自我禁锢的心门,犹如射进黑夜中的第一道光芒,使我心不再需要痛苦的挣扎,从今以后,耶稣基督在哪里,我就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史托克”这个名字很多人知道,土木工程的学生知道粘滞流体力学有史托克定律(StokesLaw);数学系的学生知道在向量分析里有史托克原理;物理系的学生知道在光学里可找到史托克效应;地质系的学生知道对于地球重力场的研究,史托克贡献良多。

    这么杰出的科学家,却很少人知道他竟在生命的琴键上直敲那一键高音,想听听自宇宙、人群、宗教、诸哲学中,会不会响起一声共鸣?

    他说:“我愈来愈害怕,如果没有上帝,就没有未来,那么在时间无穷的列车里,我将置身何处?”他几乎要惶惑地终身流浪在诸神的殿宇中了,直到有一天发现:“圣经上所说的救赎像是一把钥匙,开了自我禁锢的心门,犹如射进黑夜中的第一道光芒,使我心不再需要痛苦的挣扎,从今以后,耶稣基督在哪里,我就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他也经历过一段长时间的信仰危机。他出生在牧师家庭中,人们对他的要求比别的孩子高。似乎牧师的孩子天生就该听话懂事。但他偏偏从小活泼好问,经常因此引来别人的训斥。有一次他问老师一个蟑螂在油里面游泳的问题:

    “老师,我看到拼命游的都淹死了,蟑螂和苍蝇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油的表面有很粘的阻力,”老师回答。

    史托克说:“那么在很粘的油里游泳,是不是动作愈有规律、愈缓慢,反而能减少阻力,游得更快!”

    老师想要把问题封杀掉:“闭嘴!上课专心一点,这里不上蟑螂的游泳课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老师,如果蟑螂这样子游,可以游得更好。”史托克边说边站起身来,两脚固定,两手像蛙式的展开,惹来全班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老师怒声斥道:“你是在捣蛋不是?这样有问题的学生,亏你爸爸还是村里的牧师。牧师的孩子应该最听话、做好榜样才对,哪能像你这样子。你爸爸能教训别人,为什么就教不好你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史托克伏在桌上哭了。他只想知道蟑螂怎么游泳,没想到别的,难道信耶稣家庭的孩子,就不能有问题吗?

    当时的老师怎想得到,那个看似找茬的问题,竟是流体力学的关键。能回答那个问题,才能解决深海潜艇的结构和高空飞机的机翼设计问题。

    由于大家都以他的牧师家庭来要求他,所以他从上学后就反对父亲的信仰,他的父母为此深感难过。他们常为这个孩子祷告,但是他不肯去教会,也不肯读圣经了。

    不久,史托克以优异的成绩进入剑桥大学。当时的剑桥大学弥漫无神、怀疑论的色彩,史托克认为这是寻求真理的圈子,到处上无神论大师的课。当时剑桥也有一批基督徒学生常常为同学祷告,但是史托克拒绝与他们在一起。这时父母的信仰能在他心里留下印象的,就是那一句他常自问的话:“在时间无穷的列车里,我将置身何处?”

    他在日记中写着:“半夜我被吓醒,因为梦到自己死了。我并不怕死,我怕的是死了以后,在永恒不断的时间洪流里,我在哪里?”无神论的老师笑他:“这种思想是基督教留给你的遗毒,别去想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史托克愈追寻那辆困惑他的时光列车,就愈走向小时候父母告诉他的信仰——耶稣基督。

    他走过无神论,说“人类生命不是完全依靠机械、生物就能说明的”;走过多神论,说“那是人性中骄傲的膨胀”;走过唯物论,说“人有自由意志,证明不是只属于物质”。

    有人对他说:“死前再谈这个问题吧,现在好好赚你的钱与名!”他回答:“人死前大部分是昏迷与痛苦的,那时不易找到答案。”

    有人说:“人死了就没了。”他回答:“那为什么人会有良心的警戒呢?显然人的存在是为了一个更高的、更远的标准。”

    有人说:“上帝,可能有也可能没有,人是不可能知道的,没有什么是绝对的,所以人活着就是享受今天,不管明天。”他回答:“不!人心深处有绝对的观念,证明宇宙有绝对,‘加’就是等于2,不会或者是1或者是2。”

    有人说:“你如果认为有神,那神在哪里,叫他显个神迹给我看,我就相信。”他说:“如果一个人离开神,而要去找神迹,这是没有意义的矛盾。必须先找到神,才能遇到真正的神迹。”人家反问他了:“那么神(或上帝)是谁?你说它是谁呢?”

    史托克回到最基本的问题了,他如果不能说“是耶稣”,他就会像哲学家一直反反复复地绕下去,成了徒有智慧之名却没有答案的人。他重新拾起小时候的圣经。有一天读到约翰福音第三章16节:”神爱世人,甚至将它的独生子赐给他们,叫一切信它的,不至灭亡,反得永生。”

    史托克在日记上写道:“我的头脑像是一把生锈的锁,这一句经节,我过去听了好多遍都没什么,今天好像有一滴油滴进锁里。这句经节像是把老钥匙,轻轻一转,啊,我的问题全开了……我知道那一滴油就是圣灵的工作!”

    史托克重新回到信仰中,接受耶酥基督为他的救主。他与另两位基督徒科学家,马克士威尔(JamesClarkMaxwell——创立着名的电磁场理论)、卡尔文(WilliamThomsonKelyin——绝对温度K就是来自他的姓)三人在1850至1900年间,是最热心传福音的基督徒科学家。

    重拾信仰的史托克在剑桥大学投入学生福音事工,常常在校园里祷告,渐渐扭转剑桥的无神气氛。十九世纪中期英国出现了信仰的大复兴。有许多剑桥的学生,信主后经历了生命的更新,带着满腔传福音的热忱到世界各地传福音。这些学生成为宣教土后仍与史托克教授联络,他就为这些宣教士写了许多福音小册子。还没信主前,他是问题最多的人,认识主以后,他成为最会解答问题的

    在无神论哲学家休谟(DavidHume)的哲学观横扫英伦三岛时,史托克就起来与休谟力辩,好高举福音真理。当达尔文来找他时,他即对达尔文传起福音。史托克晚年加入英国海外宣道会,专写福音策略与问题解答,例如:他写了一本《多妻文化中基督徒的布道事工》,专门谈论在多妻文化的异邦中如何传扬福音的问题。

    1885年,史托克成为英国科学皇家学会会长。他由创世记第一章论宇宙的形成,写道:

    “圣经不是一本科学的书,所以不是用科学的汇整、分析手法来写(如果照科学手法来写,上帝造蚂蚁,蚂蚁又有好多种……光是百万种昆虫的名称,创世记第一章可能好久都读不完)。圣经是一本让人认识宇宙间独一真神的书,是一本上帝的启示,所以在次序上也有科学的合理性。为什么一定是上帝的介入呢?因为所有的科学没有办法创造这样复杂的世界”

    史托克死于1903年2月1日,这位一生追求时光列车的科学大师,因着在基督里的信仰,不再惧怕死亡,死前说:“圣灵能带出上帝话语的能力,能在人心产生一个活泼的生命,此一切思想更深,能超越死亡、超越时空。等我再有知觉时,我将站在上帝的审判台前。”

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2)| 评论(14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