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圆圆的博客

耶和华是我的牧者,我必不至缺乏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圣经故事53基 甸 士师记6-8  

2012-07-09 20:32:31|  分类: 圣经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基 甸 53

士师记6-8

    安静,不要出声,你听是什么声音?……碰!碰!……那是什么声音呢?谁在那里东敲西打的?……来,我们一起过去看个究竟。我们离开一条大道,走上一条小路,前面有一个酒榨, 是以色列人用来压葡萄做酒的。一会儿我们就真相大白了。原来,酒榨旁边站着一个人,地上放着麦子。这人不时停下来擦额头上的汗珠,他好像很留意地在听什么声音。他看看酒榨的左右,很好,什么都没有。松了一口气。然而,他面带愁容,举目望天,轻轻地说:“上帝啊!请帮助我们,拯救我们。”他再次拿起连枷,继续打麦。他打完一捆麦子,就把麦杆捆在一起,把麦子放在一边,再打第二捆。

    这人是谁……?他为什么不时四周张望?他为什么如此忧伤呢?

    哎呀!原来,以色列人因自己的罪再次受苦。他们像以往一样,又离弃上帝。上帝虽然多次惩罚他们,可是好像对他们都没有什么用,他们好不了多久,又去犯罪。每当敌人侵入他们的国土,他们才肯离开偶像,呼求上帝。上帝听他们的哀求,赐给他们一位士师,拯救他们,把敌人赶出境外,使他们重获自由。可是,没多久,历史重演,他们又回去拜偶像,离开真神。我们已经提了好多位士师,对不对?我们读过俄陀聂、以笏、珊迦,和巴拉五个人的故事。

    以色列人学到功课没有呢?一点都没学到。巴拉和底波拉死后,他们重建倒塌的祭坛,又为自己雕刻偶像敬拜。他们什么时候才学得会呢?很难,以色列人真是愚昧不堪,说实在的,我们跟他们不相上下,我们的心同样愚昧。除非上帝赐给我们一颗新心,否则我们永远也不会事奉祂、敬拜祂。以色列人的确有些改变,不过,这些改变都是表面的,为要讨好上帝,救他们脱离苦海。他们受苦的时候就悔改,可是,心并不诚实。他们不是为罪忧伤,而是为了受罚而呼求上帝。所以,痛苦一解除,他们就放肆去拜偶像。

    于是,上帝又惩罚他们,这次罚的很重,比以前都厉害。有一天,庄稼已经成熟,就要收割了,忽然来了一群大军入侵迦南地,成千上万的米甸人来进攻。你还记得他们差一点就帮摩押王巴勒攻打以色列人吗?如果记不清,不妨回头看巴兰那一课,复习一下。

    这回,上帝用米甸人惩罚以色列人的恶行。这群大军像土匪一样,不是抢,就是毁坏。他们把田里的大麦和小麦割下、践踏;把草场上的牛羊杀了吃;把驴牵走自用;任意摘取树上的果子,可怜的以色列人,根本不敢对抗,对抗的人就没有命。米甸大军走后,剩下的一片混乱,好东西全被抢劫一空。

    以色列人到处缺粮食,整个庄稼都让米甸人抢走了。冬天一来,情况更惨,没吃没喝,极其穷苦。

    第二年春天,他们在田里尽心竭力的干活,播下辛辛苦苦留下的种子。岂知小麦和大麦成熟在望,米甸人又来洗劫,看见什么,拿什么,怪不得迦南闹饥荒了,一连七年,米甸人年年都来抢粮食,你说可怕不可怕!这就是离弃上帝的后果。这种情况已经不能再继续下去,以色列人灰心、失望,有的甚至绝望。

    于是,以色列人开始悔改,不再拜偶像,回转归向真神,他们祖宗事奉的上帝,他们求上帝饶恕他们所犯的罪,亦求上帝拯救他们。

    上帝听了他们的祈祷,差遣一位先知遣责他们的罪,责备他们离开上帝。同时亦提醒百姓上帝过去行过的奇事。

    以色列人知道先知说的都是实话,感到羞愧。哦,上帝还肯帮助他们吗?他们实在不配,上帝若永远离开他们,那该怎么办呢?

    在酒榨旁边的人为何如此忧伤。这个人叫基甸,是玛拿西支派的人,他住在一个叫俄弗拉的小村庄,这个村庄座落在迦南的中部。

    田里的庄稼熟了,米甸人又来,把粮食全拿走。

    你知道这基甸的对策吗?他一听说米甸人来了,立刻到田里割下一些麦子。现在他就在这个僻静的地方打麦。这样一来,这个冬天他还有粮食可吃,然而,他绝不能让米甸人看见,若被发现,一定赔上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 忽然间,有一个人站在他旁边,把他吓了一跳,这人是上帝的使者,是上帝亲自降临。他听见以色列人的苦情,要拯救他们。

    “耶和华与你同在,大能的勇士。”上帝对基甸说。

    可是,基甸难过的摇摇头,回答说:“主啊!耶和华若与我同在,我们何至被罚的这么重呢?米甸人为何一而再、再而三地来抢劫我们呢?不,上帝已经离弃我们,把我们交在米甸人的手里。”

    “去!”上帝严肃地说:“去!你要拯救以色列人脱离米甸人的辖制。你是我要用的器皿,我会帮助你。记住,是我差遣你去。”

    “一定要我去吗?”基甸说:“我在我父家是最小的,我怎么行呢?”

    “你不必一个人独自承担,没有那个必要,我与你同在,你就必击打米甸人。”

    这时,基甸仍然不知道是上帝在跟他说话,他想给这陌生人摆上一点可吃的,就急忙回家,杀了一只山羊羔,把它烤了。另外又烤了几个无酵饼,一同拿回来。这个陌生人叫基甸把食物放在一块大磐石上,他就照着行,陌生人用手中的杖碰食物,不料,火从磐石中出来,烧尽了肉和饼,同时……这人也不见了。

    基甸这才醒悟过来,原来是上帝在跟他说话。基甸就赶紧筑了一座坛,以此为纪念。然后就急急忙忙回家。

    俄弗拉村里一片安静。这时已是午夜,所有的村民都安睡了。所有的村民吗?不尽然,你看,一个门打开了,几个人小心翼翼的走出来,然后,又安安静静地走过无人的街道,他们不能吵醒任何人,也不能让村民知道他们的行踪。最后,他们走到村子外边,那里有个小树林,中间有个祭坛,上面有一个石头做的偶像,这像是迦南偶像巴力的祭坛,可见,俄弗拉的村民也拜偶像。

    你知道这些在夜间秘密行事的是些什么人吗?他们的领袖是基甸,就是白天在酒榨旁打麦的那一位。他在夜里干什么呢?上帝吩咐他去拆毁偶像的坛。然而,基甸不敢白天做,他怕俄弗拉的村民看见,所以,就在半夜,趁人深睡的时候,暗暗地做这事,免得惹人注意,他带着十个仆人来帮忙,另外还带了一只献祭用的牛,上帝清楚指示基甸要他带那只牛来,可见,上帝亦注意动物,照顾它们,你是否也看顾它们呢?

    基甸人悄悄地来到小树林,他们把树一棵一棵的砍倒,又把石头像和祭坛都打的粉碎。总之,基甸把巴力的坛和像整个都拆了,然后,他筑了一座新坛,在上面献了带来的牛。大功告成之后,他又暗暗地回家,任务完成了,没让任何其他人看见。

    第二天早晨,俄弗拉的人睡醒了,他们按着惯例在工作前先到巴力面前献祭,他们往小树林走去,一时吓得站住,怎么树都砍了,石像和坛碎了,旁边多了一座新坛。

    “谁这么大胆?这事是谁做的?”他们怒气冲冲地问:

基甸半夜做的事就要被发现了,他们查出来基甸是祸首。就极其恼怒,于是,他们就一齐到基甸父亲的家,大声喊叫。

    基甸的父亲约阿施走出来,说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 我们找基甸,他昨夜拆了巴力的坛,把他交出来,我们好治死他。“他们要求。”别想,约阿施回答说:“如果巴力是神,让他惩罚我的儿子,你们用不着代劳,对不对?难道你们的神还需要人的帮助吗?放聪明点,让巴力自助吧!”

    俄弗拉人想了一下,然后说:“约阿施,你说的不错,就让巴力自己惩罚基甸吧。”

    于是,各人回去工作。基甸因而免了一死。

    小朋友,巴力哪有能耐处罚基甸,他不是神,他只不过是个没有生命的石像而已。

    听啊!是号角的声音。谁在吹角?你看,是基甸站在那儿吹角。为何吹角呢?吹角是召集以色列人的记号。如今,我们看报纸知道各地的新闻,那时,没有报纸,以色列人藉着吹角,传递消息。

    基甸吹角号召国人打仗。上帝怎么吩咐,他就怎么照着做。拆毁巴力的坛和像不过是个开始。米甸人又来侵略以色列人。这回来了十三万五千人,由四个王率领大军。这个队伍可真不小,是不是?但是,他们虽然人多也要打败仗。是基甸有能耐吗?不是的,是上帝要行奇事,不过,基甸要先行动。然而,基甸信心不足,他想:我错了就不好。还是先搞清楚再说。

    “上帝啊!”他求问,“我能求你一件事吗?你若真召我做这事,就让我有凭有据,我把一团羊毛放在地上,请你只让羊毛上有露水,是湿的,其他地方都是干的。”

    他把一团羊毛放在外面露天的地方。

    上帝听了他的祈祷。第二天早上,果真不错,羊毛是湿的,湿的拧出一盆露水。但是四周都是干的。这下你可看清楚了吧,基甸,是上帝召你做这项工作。可是,基甸还是不完全放心。

    “上帝啊!”他又说:“你可否让相反的结果再来一次呢?羊毛今夜是干的,其他的地方是湿的。”

    上帝再次听他的祈祷,照他所求的行。

    现在,基甸终于相信了,他就吹角。以色列人听见角声就来聚集。一下子来了三万二千人。然而跟米甸的军队相比,还是无法相比。米甸大军有十三万五千人,是以色列人的四倍。


然而,上帝却对基甸说:“人太多,凡是胆怯的,想家的可以离开。”


    基甸把话传给跟随他的人,结果……二万二千人决定回家,只剩下一万人。

    上帝第二次跟基甸说话:“人太多了。”

    基甸把这一万以色列人带到河边喝水。多数人跪下用嘴舔水喝,少数人用手捧水喝。基甸留下用手捧水喝的,打发其余的回家。

    现在剩下三百人。人这么少!怎能打赢呢?三百人怎么应付的过十三万五千人?太愚昧了?不错!上帝不出面,是不可能赢的。其实,上帝故意这样做,免得将来以色列人夸口说:“是我们救了自己,是我们打败米甸人的。”

    上帝要亲手拯救他们,上帝要打败、毁灭米甸人。祂一个人就能做到,不用假借他人的手。

    基甸顺服上帝,相信上帝的话。他知道上帝用不着大队的人马。他相信上帝是大能的神,由此可见基甸是一位信心勇士。

    你看,那边米甸人的帐棚成千上万的。营里一片寂静,夜已深,米甸人都睡了,只有几个守卫在站岗。

    哟,你看有两个人不声不响地往这些帐棚爬。他们是谁呢?……我们知道其中一个是基甸,另外一个是他的仆人,他们两个到这儿来做什么呢?基甸在米甸人的帐棚

    上帝吩咐基甸到米甸人的营地去,至于为什么去,去做什么,基甸不大清楚。上帝叫他到那儿去听,听见的话会鼓励他,壮他的胆,基甸就去了。这次行动相当危险,若被敌人发现,肯定没命。

    忽然间,基甸听见有人在谈话。等他辨明声音来自哪个帐棚,基甸一行二个人就贴近那个帐棚。

    两个米甸人在谈话,其中一个对战友说:“听着!我刚才做了一个可怕的梦。梦见一个大麦饼混进我们的营地,撞到我们的帐棚,帐棚就倒了,我不晓得这个梦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 “我告诉你吧。”他的同僚冷静地说:“你听见基甸召集以色列人组成军队的事吧?这个梦的意思就是说,我们要打败,基甸要打胜。”

    他们只说了一会儿,就休息了。

    基甸听见这个对话,高兴极了。他这才晓得米甸人已经胆怯了。胆怯的人不可能打胜仗,他们只知逃命。

    圣经记载说,基甸听见这梦和梦的讲解,就敬拜上帝。他为这个好消息感谢上帝。他终于完全了解为什么上帝吩咐他到米甸人的营里去。就是要除去他心中一切的恐惧啊。

    基甸和仆人又不声不响地往回走,平安地回到自己的军营。当夜,基甸领兵围绕米甸人的军营。他把三百人分成三队。每队一百人,每人一手带角,一手拿石头瓶子,瓶中有火,藏着一个火把。那么刀枪呢?

    他们根本没有刀!谁听说过手无寸铁的军队?太离谱了。以色列人根本用不着打仗,上帝自会击败米甸大军。

    看哪!他们站在那里等基甸发命令。基甸吩咐他们要看他行事,他怎么做,他们就跟着做,然后大喊,“耶和华和基甸的刀。”

    忽然一声角声吹破黑夜的平静,一个石瓶被打成碎片。这就是他们讲好的记号。于是,大家都吹角,打破瓶子,声音好大,足以震破人的耳膜。

    米甸人惊醒,糊里糊涂走出帐棚。不好了,怎么营的四周都有火把,角声来自四面八方。他们被吓住了,睁大眼睛,以为被大军所困。有这么多的火把,这么多的号角,肯定人数不少,米甸人吓得乱跑,人人只为自己着想,拚命逃命。一时营中大乱,每个兵都想尽快逃走,凡是拦阻他的格杀勿论。于是,在极大的恐惧中,他们自相残杀,但却又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

    基甸的兵根本用不着做什么,他们站在一旁观望。米甸人若是知道他们只有三百人,而且手无寸铁,他们就用不着逃命。可是,他们不知道啊!大多数逃命的人疯了。留下的全躺在地上,都是被自基甸用角和火打仗己人杀死的。

    基甸追赶逃兵,留在家中的以色列人赶来帮忙。以法连支派的人尤其勇敢,他们活捉米甸四王中的二位,俄立和西伊伯,杀了十二万米甸人,后来,他们把俄立和西伊伯的头带来见基甸,责怪他没让他们参加这场战争。基甸很有智慧,他不与他们争论,只是不住的夸奖以法连人对此次战争的贡献,他们的怒气就消了。

    其他两个王逃到约旦河那边,基甸不肯罢休,他过了河,追赶他们。有些住在河那边的以色列人讥笑他说:“你捉不住他们的,他们早已逃脱了。”

    基甸跟他们要食物给军队吃,他们不肯,你说这些人是不是忘恩负义?

    可是,上帝在帮助基甸,让他捉住这两个王,一个叫西巴,一个叫撒慕拿。基甸杀了他们两个,为以色列人报仇。

    这次战争以色列人获得全面的胜利,对不对?他们终于重获自由。田里的庄稼还在,所以,每个家庭的爸爸、妈妈和儿女都有粮食吃。

    以色列人要拥基甸为王,基甸不肯,“不行”他说:“我不能当你们的王,你们的王是上帝。你们用不着感谢我拯救你们,你们当感谢上帝才是。”

    从此,基甸一直到死都做以色列人的士师。

    基甸死后,又有两位士师。我们不清楚他们的事迹,因为圣经没有记载。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这两个人的名字是陀拉和睚珥。年龄大些的小朋友知道,对不对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3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